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父亲给女儿取名女皇,将其嫁给东晋名士,最后却惨遭灭族

2023-01-19 19:55:41 2635

摘要:众所周知,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是武则天,但在东晋时却有一个女子名字就叫女皇,比前文所讲的郭女王名字还要霸气,只可惜她的人生却远不如郭女王那般传奇了,但她的哥哥、丈夫还有妹夫却个个都是东晋名士,她就是袁女皇。出身望族袁女皇,陈郡阳夏(今河南...

众所周知,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是武则天,但在东晋时却有一个女子名字就叫女皇,比前文所讲的郭女王名字还要霸气,只可惜她的人生却远不如郭女王那般传奇了,但她的哥哥、丈夫还有妹夫却个个都是东晋名士,她就是袁女皇。


出身望族

袁女皇,陈郡阳夏(今河南太康)人,祖上袁滂曾任东汉司徒,曾祖父袁涣汉末三国时曾任郎中令。祖父袁淮西晋时任给事中。到了袁女皇父亲袁冲在东晋任光禄勋。

可见从东汉、三国、西晋一直到东晋,虽然政权更迭,袁家人世代为官,陈郡袁氏在当地称得上名门望族。

袁冲有一子二女。儿子取名袁耽,字彦道。不知是女儿也像曹丕的文德皇后郭女王一样,自小出众,异于常人,还是袁冲希望女儿将来能出类拔萃,独领风骚,袁冲给大女儿取名女皇,小女儿取名女正。


下嫁名士

江州陶侃的僚属左长史殷羡儿子殷浩,年纪轻轻就见识高远,度量清明,美名远播。

豫章太守谢鲲之子谢尚年纪轻轻才智超群,精通音律,善舞蹈,工于书法,也颇有声誉,他也是后来东晋名臣谢安的堂兄。

而且不约而同的是,这两个年轻人都善于清谈。殷浩酷爱《老子》、《易经》,讲起来总是滔滔不绝,很有感染力。谢尚听说之后还特意去拜访他。


两人志趣相投,一见如故。殷浩见遇到了知己,便滔滔不绝地谈论起来,他没有做过多深入的阐发,而是提纲挈领地、旁征博引给谢尚提示了好多道理,一连说了几百句话,而且不但谈吐举止颇有风致,语言辞藻丰富多彩,很是动人心弦,使人震惊。

谢尚全神贯注地听着,听得都入了迷,对殷浩是越发倾心向往,不觉汗流满面。殷浩见状从容地吩咐手下人说:“拿手巾来给谢郎擦擦脸”,说完继续侃侃而谈。

于是这两个年轻人便成了朋友,经常聚在一起高谈阔论。而慧眼识人的袁冲很快就看中了这两个有才的年轻人,将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他们。大女儿袁女皇嫁给殷浩,小女儿袁女正嫁给谢尚。两位年轻好友也成了连襟。


赌神兄长

不仅如此,袁氏姐妹的哥哥袁耽也多才多艺,而且为人倜傥不羁,十分放达,不拘小节,在当时东晋士族中颇受称赞。

而且袁耽还特别擅长赌博,甚至可称得上中国最早的“赌王”。东晋有名的权臣桓温年轻时家贫,又爱赌博,曾经输了很多钱,被债主不停追债,逼得桓温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去找袁耽帮忙。

当时袁耽正在服丧,桓温怕袁耽为难,可能会拒绝,他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跟袁耽说了,没想到袁耽很爽快地答应了,当时就换好衣服,摘下布帽收在怀里,立刻跟着桓温去找了债主。


当时债主的早就听说了袁耽的名气,但却不认识他,于是说道:“你应该不可能是袁彦道吧。”

袁耽笑而不语,只要求与债主对赌,而且每局赌注都达十万,袁耽每次在投下骰子后都会大叫一声,旁若无人,袁耽连赢数局,最后都赢到过百万了,下的债主都不敢赌了。袁耽看着债主,将怀中布帽一扔,得意地说:“这下你终于认识了谁是袁彦道吧?”

经此一事,袁耽和桓温也成了朋友。而且桓温生的姿貌伟岸,风度不凡,为人又豪爽,袁耽不禁遗憾地对桓温说:“我真恨不得还有一个妹妹嫁给你!”


桓温报仇

公元327年—329年,东晋发生苏峻之乱。袁耽作为司徒王导的参军,帮助平定叛乱出了不少力。后来乱事平定,袁耽受封秭归男,后又官拜建威将军、历阳太守。

而桓温的父亲宣城太守桓彝也死在这场叛乱中,泾县县令江播参与谋划了此事。当时桓温年仅十五岁,枕戈泣血,立誓扬言一定要为父仇。

三年后,江播去世。其子江彪等兄弟三人为父守丧,因怕桓温前来寻仇,预先在丧庐内备好了兵器,以备不测。没想到桓温假扮前来吊唁的客人,借机混入丧庐之中,手刃江彪,还追杀他的两个弟弟,终于报了父仇。事情传扬开来,世人纷纷称赞他的胆识。

后来桓温被皇室赏识,娶了南康长公主司马兴男为妻,成了驸马都尉。这个司马兴男是晋明帝司马绍的长女,她自小性格豪爽刚烈,颇具男儿气概,因此司马绍为女儿取名司马兴男。


桓温掌权

公元335年,朝廷以袁耽因为上报军情轻率虚妄,没有详细说明情况为由,免去其官职。不久之后袁耽就去世了,年仅25岁。

而袁耽绝不会想到的是,他如此看重的桓温从此仕宦显达,成为东晋一代权臣,甚至还灭了妹夫家全族。

就在去世这一年桓温出任琅琊内史(相当于太守),此后他多次参与北伐,先后任徐州刺史、安西将军、护南蛮校尉、荆州都督,掌握长江上游地区的兵权。

公元347年,他率军溯江而上,一举灭掉成汉,官拜征西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册封临贺郡公,一时声名大振,后又累迁大司马,册封南郡公,渐渐掌握了朝廷大权。


殷浩出山

袁女皇的丈夫殷浩淡泊名利,不愿做官,隐居十年,朝廷多次征召,均不愿出仕。当时的人将他比作管仲、诸葛亮。

他的连襟谢尚则长期出镇历阳,并任豫州刺史长达十二年(346年—357年),使陈郡谢氏得以列为方镇,成为屏藩东晋朝廷的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。

眼见桓温权力日盛,东晋朝廷对桓温也忌惮不已,皇叔会稽王司马昱于是决定征召名声在外的殷浩出山,以抗衡桓温。殷浩本来再三推辞,但无奈司马昱多番相请,又以国家危难、社稷存亡为由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经过几个月来回游说,殷浩终于被说动了,答应出山。


抗衡桓温

司马昱视殷浩为心腹,封其为建武将军、扬州刺史,以抗衡桓温。于是殷浩与桓温彼此猜疑,相互不和。恰逢殷浩的父亲殷羡病故,殷浩离职守孝。朝廷命蔡谟代管扬州,等待殷浩。

三年后殷浩服丧期满,在桓温的建议下,朝廷征召他担任尚书仆射,但他没有同意,坚持担任原来的建武将军、扬州刺史,参与朝政,继续与桓温抗衡。

颍川人荀羡少有美名,又迎娶了晋元帝司马睿的女儿寻阳公主,殷浩将他召他为部属,命他镇守义兴、吴郡。大书法家王羲之私下里多次劝说殷浩、荀羡二人,与大司马桓温团结和好,不要再彼此矛盾下去了,以免将来不测,但殷浩始终不听。


坐罪被贬

公元352年,得知后赵皇帝石虎病死,殷浩被拜为中军将军,奉命北伐,派谢尚率部驻扎在寿春,进号为安西将军。殷浩则率军攻打许昌和洛阳,兵败而归,被大司马桓温弹劾,坐罪废为庶人,流放于东阳郡。从此,朝廷内外大权尽归桓温,朝中已无人再能阻止桓温北伐。

殷浩被罢黜流放后,始终没有半句怨言,他神情坦然,依旧每天与人谈道咏诗,即使自家亲人也看不出他有任何悲伤的意思,只是见他整天用手在空中写“咄咄怪事”四个大字而已。

虽然殷浩看起来宠辱不惊,但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悲戚哀伤的。当时他最喜欢和赏识的外甥韩伯,随他一同来到流放之地,一年后韩伯被召回京,殷浩依依不舍为他送行,行至河边,禁不住吟咏道:“富贵他人合,贫贱亲戚离。”吟罢竟然抽泣哽咽,潸然泪下。


遗恨而终

桓温素知殷浩名声在外,当年袁耽又是自己好友,他认为与殷浩只是政见不同,又不是仇人,于是派人给殷浩送信,打算让殷浩担任尚书令。

迫切想东山再起的殷浩欣然答应,于是摊开纸张准备回信,他太重视这封信了,为避免其中有错误摊开纸张又闭合,再开再合,如此往复几十次,不知是实在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,还是其他原因,最终竟然给桓温回了一封空白信函,使得桓温大失所望,从此两人绝交。这可真应了他自己那句“咄咄怪事”。

公元356年,殷浩病逝,享年54岁。后来他的幕僚顾悦之(东晋大书画家顾恺之的父亲)上书,请求为殷浩平反昭雪,得以追复官爵,以礼改葬。


惨遭灭族

殷浩与袁女皇生有一子,殷涓。殷浩去世时,出于礼节,大司马桓温曾派人送信前来吊唁,所谓礼尚往来,殷涓既不给桓温回信,也没有去拜望桓温,却与武陵王司马晞交游。

桓温素来忌恨司马晞,当时广州刺史庾蕴也与桓温有宿怨,桓温憎恨殷氏、庾氏两宗族的强大,一直伺机想除掉他们。

殷浩去世十五年,公元371年十一月,桓温命其弟桓秘逼迫新蔡王司马晃到太极殿西堂去自首,自称与武陵王司马晞及子司马综、著作郎殷涓、太宰长中庾倩、散骑常侍庾柔等人谋反。桓温将他们都逮捕入狱。

几天后,武陵王司马晞及其三子被废除封号,其家属徒至新安(今浙江淳安西),同时新蔡王司马晃废为庶人。殷涓、庾倩、庾柔等人被灭族。

这个袁女皇终于没有像他父亲期望的那样,成为女中之皇,最后还落得儿子被杀,夫家被灭族。可见名字起的再好,也救不了一个人的人生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